宁波北仑陈华汉墓群发掘的初步成果,浙江杭州

作者:世界历史

  陈家埠古墓群位于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闻堰街道湘湖旅游度假区老虎洞村陈家埠浙江海洋学院周边山坡,坐落于华眉山东麓和将军山北侧,东临越王路,东北距萧山区政府约7千米。2016年10月25日至2017年6月5日,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萧山博物馆对其进行考古发掘,发掘总面积约1150平方米。此次发掘共清理春秋至明代的墓葬21座,其中春秋时期石室土墩墓1座;汉墓6座,其中竖穴土坑墓2座,砖椁墓1座,砖室墓3座;六朝墓葬4座,均为砖室墓,其中凸字形墓2座,长方形墓2座;唐墓1座,为纪年砖室墓;宋墓1座,为双室砖室墓;明墓8座,其中3座石室墓为曹氏家族墓,墓前有茔园,规模宏大。共出土文物115件(组),包括原始瓷器、玉器、陶器、青瓷器、铜器、铁器和青花瓷器等,另有7合墓志铭。

发布时间: 2010/8/2 15:16:48 被阅览数: 次 为配合宁波市北仑区穿山疏港高速公路建设工程,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学专业联合对路线所经霞浦段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勘探和发掘。发掘工作自2009年11月初开始至2010年1月下旬结束。共清理墓葬65座,窑址2座。遗址分Ⅰ、Ⅱ两区,Ⅰ区位于霞浦街道陈华浦社区陈华村石灰岙,属于“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陈华两汉墓葬群的保护范围,此区共清理墓葬24座,编号M1-M24。Ⅱ区位于霞浦街道书院行政村朱塘村枝夹岙,清理墓葬41座,编号M25-M65;窑址2座,编号Y1-Y2。此次清理发掘的65座墓葬形制结构分为土坑墓和砖室墓两大类,其中土坑墓9座,Ⅰ区3座,Ⅱ区6座;砖室墓56座,Ⅰ区21座,Ⅱ区35座。土坑墓均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其中M15、M17、M53由于后期人为取土等原因,墓坑均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砖室墓的平面形状有长方形、近似方形、刀形、凸字形、船形五种,其中刀形和凸字形墓的墓室前端有券顶甬道。此次发掘清理的砖室墓多数(被盗或者由于人为取土等原因)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形制相对完整者只有M37、M40、M65等少数几座。因此墓葬随葬品多残缺不全或不见随葬品。由于宁波地区特殊的地理环境,在此清理的65座墓葬木质葬具均腐朽无存并且未见有明确的纪年材料,因此,只能依据墓室规模和随葬品的种类、形制和摆放位置来判断葬具的有无和葬式的类别并进一步推定墓葬的时代。现就此次发掘的典型墓例做一简要介绍:长方形土坑竖穴墓M17,墓口长3、残宽1.7~2.26、深1.8米,坑壁规整,直壁,底部近平,墓向120°。墓内填土为黄褐色花土,墓坑东壁由于早期人为取土已被破坏。M17内共发现随葬器物24件,分三组摆放,分别靠近于墓坑的东、南、西三壁,其中东侧一组由于被取土破坏已经残碎不见整器。随葬品有陶鼎、盉、罐、壶、瓿、罍、盆、泥质五铢、泥质金饼、泥质长方形冥币、漆器等。M54,墓口长3.8~3.9、宽2.5~2.6、深1.6~1.86米,墓底长3.5、宽2.2米。墓向270°。墓坑保存基本完整,坑壁较直,底较平。墓坑上部表土为黄褐色沙土,土质疏松,厚约0.5米;墓坑中间填土为灰白色花土,土质松软细腻似为经过特殊加工以用于防潮。靠近四壁为红褐色沙土,土中夹杂大量石块,土质坚硬。M54内出土随葬品15件,分两组摆放,有陶罐、壶、瓿、罍、鼎、铜五铢、铁器等。M63,墓口长3~3.06、宽2.24~2.34、深0.4-0.5米。墓向348°。墓坑较浅,四壁壁陡直,墓底靠近东壁有一生土二层台,二层台一端放有陶罐和甑。长3、宽0.3~0.64米、高0.1~0.15米。墓坑保存完整,墓内填土为黄褐色砂土,土中夹杂大量石块,土质坚硬。随葬品有陶罐、壶、瓿、罍、釜、甑、泥质明器、铁器等。土坑向砖室的过渡形制根据以往的研究成果,宁波地区两汉时期的墓葬形制存在着一种由土坑向砖室演化的趋势,我们依其说,将只砌砖壁,而无券顶的墓葬形制称为土坑向砖室的过渡形制。(王结华、褚晓波:《宁波地域考古的回顾与展望》,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编着:《宁波文物考古研究文集》,科学出版社,2008年7月,P7.林士民:《浙江宁波北仑古墓发掘报告》,林士民着:《再现昔日的文明——东方大港宁波考古研究》,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P148-164.)M56:墓口长2.84、宽1.96、深1米;墓底长2.8、宽1.92米,墓向264°。墓坑西壁系用长方形薄砖错缝平铺叠砌而成,上部个别为纵置;墓底铺有两横两纵砌法的地砖。墓内填土为红褐色砂土,土中夹杂石块,土质坚硬。随葬品出土时已经残碎,可辨器形有陶罐、罍等。M60:墓口长2.48、宽1.34、深0.2~0.42米,墓向260°。坑壁较直、墓坑底部平铺一层地砖,砌法为两横两纵。墓坑内填土为黄褐色砂土。随葬品有陶罐、罍、盘口壶。与M56、M60类似的墓葬形制在长江下游地区发掘的土坑墓中也有发现(黎敏馨:《论长江下游地区两汉吴西晋墓葬的分期》,《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学刊》,1993年,P261.),通过这类墓葬形制我们发现宁波地区两汉之际土坑向砖室的演化似乎还有其他的过渡形制,只是目前限于出土材料的限制,对其形制结构尚缺乏足够的认识。砖室墓M37,长方形平顶单室墓,长3.1、宽2.38、高0.68米。墓向240°。墓室保存基本完整,四壁系用长方形砖两横两纵错缝平铺叠砌而成。墓室内填土为黄褐色砂土,墓底铺有两横两纵砌法的地砖。随葬品有陶罐、罍、盘口壶、坛、甑、灶、铁器等。M40,近方形平顶单室墓,长3.08、宽3.04米、高1.4米。墓向355°。墓室保存完整,墓室内填土为黄褐色砂土,夹杂植物根系和石块。封门砌法为长方形砖两横两纵平铺叠砌而成。侧壁、后壁构筑方法为用长方形砖两横两纵错缝平铺叠砌构筑,后壁砌于两侧壁之间。墓底铺有两横两纵砌法的地砖。随葬品有陶罐、盘口壶、罍、铜钱、铁釜等。M46,凸字形券顶单室墓,由甬道、墓室两部分组成。长4.78米、宽2.5米、残高1.52米;墓向350°。封门保存基本完整,由于挤压而略向内倾斜,砌于墓室前部偏右(封门砌于甬道与墓室的结合处,甬道没有完全封闭,推测甬道可能仅起象征作用没有实用功能。)砌法为两横一纵,残高0.9米。甬道平面为长方形,长0.98、宽1.18、残高0.94米。构筑方法为用长方形小砖错缝平铺叠砌而成。墓室平面形状为长方形,侧壁系用长方形砖两顺一丁砌筑而成。侧壁距地砖净高1.1米处开始起券。墓室后壁砌于两侧壁之外,砌法与侧壁相同,左半部墓砖大部分倒塌,仅存4-5层,推测可能为后期盗扰所至。墓底铺有两横一纵砌法的地砖,甬道内未铺地砖。券顶大部分倒塌,仅在起券部位残留1-3层。墓室内填土为黄褐色砂土,土中夹杂石块;墓底因有大量积水,填土较湿黏。因早期被盗,未见随葬品。M51,刀形单室墓,由甬道、墓室两部分组成。长4.38米、宽1.94米、残高0.92米,墓向350°。封门保存基本完整,残高0.6米,用长方形砖错缝平铺叠砌于甬道侧壁之内。甬道长0.9、宽1.14、残高0.68米,砌法与封门相同。墓室长3.48、宽1.94、残高0.92米,墓室侧壁、后壁砌法与封门相同,后壁砌于两侧壁之外。墓底铺有人字形地砖。墓顶已被破坏,形制不明。墓室填土为黄褐色砂土,土中夹杂石块。出土铜镜一面,出土时已破碎仅存镜钮。M65,长方形平顶单室墓,长2.98、宽1.64、残高0.4~0.54米,墓向175°。墓室保存基本完整,封门系用长方形砖两横两纵叠砌而成;侧壁及后壁用长方形砖错缝平铺叠砌而成,砌法为全顺。墓底铺有地砖,系用长方形砖横置平铺而成。随葬品有陶罐、盘口壶、灶、釜等。初步认识1.此次发掘的土坑墓长度在3米左右者居多,一般不超过4米;宽度在1~3米之间,规模均为中小型墓。随葬品组合以陶鼎、瓿、罐、盘口壶、罍比较常见。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墓葬中出土有泥质金饼、泥质长方形冥币、泥质五铢等模仿现实流通的货币,专门用于随葬的明器,其仅见于少数墓葬中,并且这些墓葬的随葬品的数量也较多,可能表明它们在这一墓葬群中的地位最高,其意义一方面说明了这一地区广大人民可能并不富足,另一方面由于其本身的时代性较强,对于判断墓葬的时代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2.此次发掘清理的砖室墓规模均为长度在8米以下的中小型墓,平面形制以长方形、凸字形为主,刀形、近似方形次之;船形墓仅M45一例,由于墓室中出有一枚印有“开元通宝”的铜钱,推断该墓上限不早于唐。随葬品基本组合为陶罐、盘口壶、罍。凸字形墓的墓顶均为券顶,而长方形、刀形和近似方形的砖室墓清理时墓顶形制大多已被破坏,但四壁保存基本完整,墓室内亦未发现大量倒塌的乱砖;推测此类墓葬形制应为前面我们所说的土坑向砖室演化的过渡形制。3.相关问题的探讨在此清理的65座墓葬规模均为中小型墓,墓向很不一致,摆动幅度较大,葬地的选择因受本地地形的影响多位于山体缓坡上,具有较大的随意性似未经过专门的规划。随葬品的种类以表面施釉的高温釉陶和厚胎硬陶为主,部分为泥质陶和原始瓷,泥质陶由于烧成温度低,保存状况也较差,多呈灰色或红色。部分墓葬中伴出有铜镜、铜钱、铁器、漆器、石黛板等。根据随葬品的使用性质可分为仿铜陶礼器、日常生活用器和专门用于随葬的明器三组,由于砖室墓多数被盗,土坑墓中所出的器物组合相对比较完整。通过以上特征我们推断这批墓的墓主人身份地位均较低下,应为中小地主和普通民众。从墓葬的排列方式来看,M4和M20、M11和M12、M13和M19、M21和M22、M22和M23、M29和M30、M36和M37、M41和M42、M46和M47、M50和M51、M57和M58等墓葬两两并列,相距较近,时代相差不远(其中M50和M51墓葬形制相同都为刀形墓,时代相差不大,应为夫妻异穴合葬墓。)表明这批墓葬具有某些家族墓地的特征,推测可能是两处家族墓地。从所出随葬品的形来看,以高温釉陶、印纹硬陶和原始瓷为主,几何印纹陶和原始瓷是越文化传统特征的主要组成部分;而高温釉陶是在硬陶、原始瓷器烧造技术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也应属于越文化的传统文化因素。这些随葬特征无疑是延续了以前越国的葬俗和随葬风格,体现了宁绍平原文化发展的连续性,并且一些较早产生的器形如盘口壶、印纹硬陶罍、双耳罐、陶盒和船形陶灶等曾对其它地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南京大学历史系曹栋洋陈钰)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编辑:Jina


时间:2010-8-11 11:15:20 来源:不详

  D41 为春秋时期石室土墩墓,土墩平面略呈覆斗状长圆形,长径18米、短径8米,现存土墩高度约1.7米。石室长13米、宽6米、高1.5米,由封门石、墓道、墓室、挡土墙和护坡组成,石室内平面整体呈刀把形。封门位于石室外南端,由整块较大的石块竖砌而成。墓道长1.46米、宽1.12米,深0.9~1.1米。墓室截面呈梯形,长9米、宽1~1.66米,深约1.5米。东西两壁使用大小不一的长条形石块平铺叠砌,底部的石块略大,上部的石块略小,大石块空隙处使用小石块和泥土填满,两壁厚0.3~0.6米。北壁使用一块巨石封堵作为后壁。石室外围均发现保存较为完整的挡土墙。墓室顶部尚存四块巨大的盖顶石呈倾斜状陷于墓室内。墓底随葬品位于墓室西北角和东南角,共10件,均为原始瓷碗。


衡武高速公路桂阳至临武段(以下简称“桂武高速公路”)位于湖南省南部的郴州市境内。全程途径桂阳县、嘉禾县、临武县和宜章县四县。2010年7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受湖南省文物局的委托,在郴州市文物处、临武县文管所、桂阳县文管所等相关文物部门的配合下,开始对工程范围内古遗址和古墓葬进行抢救性的考古发掘。工程范围内大多数文物点已遭毁坏,仅杨家山墓群保存较好,下面将对该墓群的发掘情况简报如下: 杨家山墓群位于湖南省郴州市临武县武水镇杨家山村东,西距临武县城约5公里。地貌类型属于低矮山地,自然植被以松木、灌木及杂草为主,西临武水。墓葬分布于山坡的顶部和西缘,面积约4000平方米。桂武高速公路从墓群西侧穿过,对墓群造成较严重的破坏。此次抢救性发掘重点清理了3座砖室墓,编号M1——M3。 这3座墓的墓向、形制结构等都基本相同,应属于同一时期家族墓地,以M1为例: M1长方形竖穴土坑券顶砖室墓,除封土堆已被破坏外,墓门、券顶等均保存完整,方向91°。墓长4米,宽1.97米,高2.06米。墓门长0.86米,宽0.36米,左右门框由两块单砖纵向叠砌而成。墓室分前后室,前室长1.6米,宽0.78米,前室中部有一长方形祭台,由四块完整单砖组成,祭台长0.72米,宽0.36米,高0.08米,随葬品置于祭台左侧;后室高出前室0.18米,后室长2.4米,宽1.6米,后室中部偏右位置前后端各叠放两块完整单砖,与之对应的左侧则摆放两块或三块碎砖,从这种摆放形式初步推断,碎砖起垫高棺木的作用,而两块整砖起固定棺木的作用,棺木摆放于墓室左侧,随葬品全部位于棺木前方。这一点也可由后室左侧墓底涂抹一层厚约0.08米的白色石膏泥加以佐证,石膏泥的作用是防潮,只见于墓室左侧而右侧不见,故可佐证棺木应放于墓室左侧。棺木的高度则可由墓室后端墙涂抹石膏泥的高度判断,后端墙距墓底1.06米一下涂抹石膏泥,1.06以上则不见石膏泥,可初步推断此高度为棺木高度。另外,前室底部、祭台之上以及封门砖、墓壁等涂抹石膏泥。M1封门砖及墓壁均采用单砖错缝平铺叠砌而成,墓底单砖纵横错缝平铺,距墓底1.07米处起券,券顶为楔形砖砌成。墓砖规格有两种,平砖34.5

  D41属于中型石室土墩墓,其位置偏低,已接近山坡下部,墩底专门用石块修建一个平台,形成墩底垫层,土墩基础的处理方式十分少见,垒砌考究。它的发掘对研究商周时期的丧葬习俗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1][2][3]下一页

图片 2

D41墓室清理后航拍

  M7 为汉代凸方形竖穴岩坑墓,方向100°。由封土堆、斜坡墓道和墓室三部分组成。封土堆平面略呈圆形,直径约8米,高约2米,保存完整。墓道为长方形斜坡状,长4.4米,宽1.6~2.5米,坡度为11°,中部堆满大小不一的石块。墓口距封土顶部深1.8米、墓深2.7米、长3.46米、宽3.1米。口底同大,壁面较直,墓底平整,修制规整,墓底四面设熟土二层台。墓底设两条枕木沟,其内填满白膏泥。墓内填土为灰黄色五花土,近墓底平铺一层厚约15厘米的白膏泥,西南角发现有朱红色漆皮痕迹。随葬品多位于墓底北侧,共17件,器形包括盘口壶、灰陶罐、红陶罐、硬陶罍、铁釜、铁刀、铜盆、铜镜和玉手镯。

  M16 为汉代横前堂双后室砖室墓,由封门、前堂、左右后室几部分组成,方向85°。封门单砖错缝平铺叠砌,宽1.06米、残高0.76米。前堂平面呈长方形,墓壁均呈顺向错缝平铺叠砌,墓底砖呈纵横交错对缝平铺。长2.58米、宽1.12米、残高1.77米。左后室长2.62米、宽1米、高1.78米,右后室长2.62米、宽0.78米,高1.78米。左后室专门放置随葬品,右后室和前堂亦发现铁刀等随葬品,共12件,有釉陶盘口壶、陶罐、陶罍、铁釜和铁刀。

图片 3

M16全景

  M7 发现保存完整的墓上封土堆,并出土一件完整的玉手镯。M16规模较小的后室专门放置随葬品,这种横前堂双后室的结构可能还保留着战国至西汉早期箱式木椁墓的分室结构特征和功能布局特征。它们的发现为研究汉代丧葬习俗提供了新线索。

图片 4

M7玉镯出土情形

  M19 为南朝凸方形券顶砖室墓,由封门、甬道、墓室以及砖室前的排水道几部分组成。砖室通长5.6米、通宽2.2米。甬道内宽0.8米、进深0.84米、内高1.1米,墓室长3.98米、宽1.63~1.8米、残高1.52米。墓室南北两壁明显外弧,东壁平直,西壁微外弧。砖壁呈三顺一丁方式砌筑。墓底平铺两层砖,下层砖为人字形平铺,上层为纵横交错平铺,位于墓室中部。排水道位于墓门前正中,前端向东北方向转弯,墓室外部分长约16米,墓内部分穿过甬道一直延伸到墓室前部。随葬品共2件,位于甬道口,分别是青瓷唾壶和青瓷小碗。其发现为南朝墓研究提供了新资料。

  M12 为唐代纪年砖室墓,平面呈梯形,方向100°。内长2.73米、宽0.78~0.82米、残高0.68~0.81米。墓壁呈三顺一丁方式垒砌,共存三组。未见铺底砖,较平整。墓内填土为黄色五花土。丁砖侧面多模印铭文,铭文内容包括“大中三年”“大中四年”“大中四”“会昌五年”。M12为萧山地区首次发现的唐代纪年砖室墓。

  M14 为宋代长方形双室砖室墓,方向25°。砖室内长1.02米、宽0.66米、残高0.43米。砖室内偏南部设一道夹墙将墓室分成左右双室。墓底砖纵横交错平铺。左右双室近墓底处均发现少量灰白色骨殖质,并见少量碳粒。M14墓底发现骨殖质和碳粒,可证明其为火葬墓,其发现为研究宋代的丧葬习俗提供了新资料。

  M1 M5 M6 为明代曹氏家族墓,整体由地表茔园、神道和墓室组成。地表茔园自后向前分别是围墙和一级台地上的环道、封土堆、墓穴、第二级台地、第三级台地、第四级台地、第五级台地。第一级台地东西11米、南北20米,平台南侧、西侧和北侧用条石砌筑围墙。围墙与封土堆之间形成一圈宽约1米的环道。3个封土堆均呈圆形馒首状紧紧相连。第二级台地南北18.5米、东西3.05米。西侧设一堵挡土墙,南端和北端设条石挡土墙。台地上设两个踏步,踏步由石台阶和两侧的垂带组成。第三级台地南北17.7米、东西6.40米,台地上发现三个踏步遗迹。第四级台地西侧南北长18米、东侧南北长15.6米、东西6.08米,西侧设一堵挡土墙,发现两个踏步遗迹,石子铺地。第五级台地南北残长6.4米、东西残宽2米。台地上用小石子平铺地面。神道由石子铺成,总体东西向,整体西高东低,东部呈曲尺形转弯。神道总斜长30米,宽约1.6米。神道整体用石块铺成,两侧边缘的石块侧砌形成包边,路面上正中有一条使用较大的石块铺成的直线将路面一分为二,其间填满小石块,路面的横截面呈弧形,中间高两侧低,利于散水。墓室位于一级台地的三个封土堆之下,共八个墓穴。南侧封土堆下有四个石室,中间两室为主室,为双室并列的长方形石室墓,墓主为曹钦及其妻来氏,北侧室为妾室孙氏,南侧室为妾室郑氏。中间封土堆呈馒首形,直径约5米,顶部距离石室石盖板顶部约70厘米,封土呈黄褐色,较疏松,西部发现少量青砖残块。中间封土堆下有两个石室,为双室并列的长方形石室墓,墓主为曹钦与孙氏之子曹戬及其妻魏氏。北侧封土堆呈馒首形,直径约5米,顶部距离石室石盖板顶部约120厘米,封土呈黄褐色,较疏松。北侧封土堆下有两个石室,为双室并列的长方形石室墓,墓主为曹钦与郑氏之子曹戣及其妻黄氏。

图片 5

曹氏家族墓茔园航拍

图片 6

孙氏墓出土遗物

  曹氏家族墓为大型明代家族合葬墓,墓葬规模宏大、造型考究,出土七合圹志,志文信息量大,墓上茔园和墓前神道保存较完整,为研究明代的丧葬习俗和地方史提供了新资料。

  陈家埠墓地最早的使用年代为春秋时期,后历经汉代、六朝、唐代、宋代和明代,直至近代仍为墓地,沿用时间长、时代跨度大。D41基础的处理方式、M7高大的墓上封土堆、M16左后室专门置放随葬品、M12出土纪年砖和大型曹氏家族墓等等发现都为研究南方地区古代丧葬习俗和地方史提供了新线索和新资料。(作者:杨金东 崔太金 赵一杰 杨国梅,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萧山博物馆)

(原文标题:杭州萧山陈家埠发现古墓群 图文转自:中国文物信息网)

责编:荼荼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