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灯节由来,佛前供品及其他

作者:新闻动态
燃灯节由来

燃灯节,藏语称“葛登阿曲”,俗称五供节,每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举行,为期1-2天,是格鲁巴辖区内藏族人民的传统宗教节日,同时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一年一度的传统宗教活动——“甘丹昂曲”。

每年农历十月二十五日,待夜幕降临,家家点燃酥油灯以示欢庆。今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额敏县多数蒙古族已不过燃灯节;乌苏市蒙古族在燃灯节的一天多不燃灯,代之以各种娱乐形式。娱乐活动蒙古族传统的娱乐活动有赛马、赛骆驼、摔跤、射箭射击、拔河、民间歌手弹唱,马头琴演奏《江格尔》演唱、民间舞蹈。土尔扈特蒙古族舞蹈有群舞、独舞、男女对舞,还有随歌伴舞,舞姿飘逸豪放,显示出草原民族独有的特色。 ​

寺庙里面的酥油灯摄影by彭刚

藏历十月二十五日,称为“甘丹阿曲”,又名燃灯节,燃灯节是为了纪念佛教改革家,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逝世而举行的活动,于每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举行。这天凡属该教派的各大小寺庙、各村寨牧民,都要在寺院内外的神坛上,家中的经堂里,点酥油灯,昼夜不灭。宗喀巴大师本名洛桑扎巴,这是受沙弥戒时的名称。青海湟中县人,元顺帝至正十七年(公元1357年10月10日,生于宗喀的一个佛教家庭,父亲名叫达尔喀且鲁崩格,母亲名叫馨茂阿却。大师16岁时从青海到西藏师从萨迦、噶举等教派高僧,潜心修行、精研佛法,15世纪初创建藏传佛教格鲁派,1419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在甘丹寺圆寂。因藏语称湟中(今塔尔寺所在地一带)为“宗喀”,故被尊称为宗喀巴。

克珠杰虽然是仅次于“贾曹杰”的宗喀巴第二大弟子,但大部分时间是在后藏传教。1418年他还应“江孜千户”的邀请,去帮助建设“白居寺”。宗喀巴去世时,将衣钵传给了贾曹杰,克珠杰好像没怎么露面,估计当时不在宗喀巴身边。消息传到日喀则时,很可能听说甘丹寺正在举行数目惊人的“燃灯供”,克珠杰一时凑不到那么多灯碗和酥油,便以牛蹄和脂肪油暂代,后来才衍生出了让畜牲超生的说法,变成了超度亡灵的“善举”。——克珠杰后来继任甘丹寺“赤巴”,成为宗喀巴、贾曹杰之后第三任格鲁派头领。他还撰写了《宗喀巴传》,为老师树碑立传,扬名立万,立下了巨功。

不光克珠杰没有及时得到消息,由于交通不便,信息传递困难,宗喀巴去世的讯息,传到各地的时间也不一样,所以各地过“燃灯节”的具体日期,也有差异。比如遥远的藏东康区(昌都和四川甘孜、阿坝一带),就是在藏历的10月25日过燃灯节,比拉萨晚了5天。内蒙及内地一些信黄教的地方,因为不通晓藏历,一般把汉地农历的10月25日定为“燃灯节”。这种按农历过“燃灯节”的做法,有时与藏地是同一天,有时相差一个月,与农历春节与藏历新年的关系一样。因为格鲁派后来成了藏地的宗教“老大”,所以藏传佛教的其他派别,如宁玛派、噶举派、萨迦派等,尤其是这些派别的信教群众,也都要过“燃灯节”。

摄影by王昕

在燃灯节前几天,藏传佛教的信徒们就开始做酥油灯,寺庙里的喇嘛每个人都要做30盏以上的酥油灯。到了燃灯节的晚上,家家窗台上放满了酥油灯。因为在藏族人观念里,单数的数字有吉祥之意,所以,酥油灯盏的数量都是单数。

每年藏历十月二十四至二十六日为主祭期。燃灯节当晚8点钟,大昭寺门前,法号,法螺、金唢呐声响起,僧人们在道路两侧、佛塔周围、殿堂屋顶、窗台、室内佛堂、佛龛、供桌等以及凡能点灯的台阶上,点上酥油供灯,并在佛堂内供一碗净水。信徒们齐声唱起经文,悼念宗喀巴大师。

燃灯节的特殊食物“藏粑面粥”,是用糌粑面(即青稞炒熟后磨成的面)、茶叶末和少量盐巴等煮成的粥。据说以前有的小喇嘛在燃灯节时,坐在屋顶与老喇嘛一起念经,时间太长,肚子饿了,不由地想起燃灯节的美味,于是把经文念成了“酥油灯供在屋顶,粑面粥煮在锅底”。

人们穿上节目的盛装,群聚在为佛教大师而诵祈愿经的寺院前,高诵“六字真经”,向怫的神灵祈愿、磕头,各村寨的男人们骑上马,带上早已备好的柏香树枝,到村旁的神塔前,高诵祷词,举行盛大的煨桑仪式。

向天空抛撒印有狮、虎、龙、鹏的“龙达”,继而骑手们为寺院的僧人们和全村寨的人们,表演马术;男女青年跳起“锅庄”;能说善唱的艺人说唱藏族民间长诗、格萨尔王传等,直至圆月升起,人们才扶老携幼,高唱诵念“六字真经”回家。

燃灯节当天大街小巷皆点燃酥油灯

宗喀巴生活的年代,藏传佛教戒律松弛,僧人妄语恶行、怂恿信众为祸的现象层出不穷。为正本清源、剔除流弊,他主导推动了当时藏传佛教改革,著《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要求僧人严守戒律,并在噶当派的基础上创立了格鲁派。“格鲁”意为“善规”,该教派持戒严格,虽为最晚创立的教派,但此后众多高僧大德系该派僧人。

这个殊胜的日子也是朝阳妙吉寺每年固定的供灯法会之一,缅怀大师的功德;在这一天,来自全国各地妙吉寺的弟子们和有缘信众聚集到寺院,在寺院师父们带领下,点燃万盏酥油灯,通过点燃不息的酥油灯来表达自己的怀念之情,并以此颂扬佛法如光明火炬,为众生诵经祈福,永远驱散黑暗、愚昧之功德,更是向大师表达弟子们将弘扬殊胜法脉的决心。2014年12月16日,正是藏历十月二十五,正值洛桑陀美金刚上师在妙吉寺网络佛学院主讲《菩提道次第广论》210天,希望大家都来点燃自己的智慧之灯,得到宗喀巴大师的加持,得到龙天护法的护佑,广种福田,广积资粮,广结善缘,愿佛法的光明遍布虚空法界,利益无量无边的如母众生!

在燃灯节前几天,藏传佛教的信徒们就开始做酥油灯。 点酥油灯为民祈福摄影by王培源 宗喀巴本名洛桑扎巴,1357年出生在青海宗喀地方。16岁时从青海到西藏师…

佛前点灯是藏族僧俗经堂礼佛的一种仪式,而佛殿佛堂又是进行这一仪式的主要场所。除寺院和佛殿外,僧舍和居民家中均设有佛龛或佛堂。 宗喀巴及其美妙的梦境 公元1409年,宗喀巴在今达孜境内创建了甘丹寺,并驻寺纳徒弘扬佛法,从此形成了藏传佛教的一个新教 佛前点灯是藏族僧俗经堂礼佛的一种仪式,而佛殿佛堂又是进行这一仪式的主要场所。除寺院和佛殿外,僧舍和居民家中均设有佛龛或佛堂。 宗喀巴及其美妙的梦境 公元1409年,宗喀巴在今达孜境内创建了甘丹寺,并驻寺纳徒弘扬佛法,从此形成了藏传佛教的一个新教派——格鲁派(意为“善规”)。宗喀巴,格鲁派的创始人,信徒尊称其为“杰仁布钦”即“至尊宝”,称建在甘丹寺的宗喀巴灵塔为“金灵塔”,信徒以能朝拜供养为幸。 格鲁派的许多教义以及众多宗教礼俗都与宗喀巴大师有联系,本文所谈酥油供灯也不例外。 据传公元1409年正月,宗喀巴在拉萨首创万名僧侣参加的盛大祈愿法会,盛况空前。一天晚上大师做了一个梦,梦见满地杂草枯木变成了鲜花,荆棘变成了明灯,明灯鲜花间,千千万万颗珍宝在闪烁,灿烂夺目,五光十色,极为美丽壮观。大师醒后,依照梦境,组织僧人用酥油在释迦牟尼像前点了灯,同时用酥油塑造了各种花草树木和珍奇珠宝,一同供奉于佛前,佛前供灯这一礼仪从此形成,并为民间俗人所接受。大师圆寂后,众多供灯又供奉在他的像前,称为“五供灯”,时逢藏历十月二十五日又称“燃灯节”。 佛前供物及其含义 佛前供物很丰富,主要有:供灯,燃料多为酥油,其容器有金银铜等不同金属制成,还有把石头凿成凹形的;清水,盛在大小不同的黄铜甚至更贵重的金属制成的碗状容器内,象征身、语之清净;鲜花,冬天一般用塑料花替代,象征美好;大米或粮食作物同样是美好之意;藏香象征无所不入的佛法;供奉水果是对佛的虔诚和谢意。每逢节日、初一、十五,信徒们都手提酥油去寺院、佛殿点灯,在自家佛龛前也献上供品、点燃酥油灯祈求平安幸福,平时只供清水。 拉卜楞寺的燃灯节 闻名遐迩的甘肃拉卜楞寺始建于公元1709年,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拉卜楞 寺燃灯节是从第四世嘉木样·尕藏图旦旺徐(1856—1916)时期开始的,距今已有百余年的历史了。因宗喀巴的两名大弟子嘉样曲杰和仙钦曲杰分别于十月廿四和廿六日圆寂,而第二世嘉木样在十月廿七日圆寂,所以该寺的燃灯节为期3天。届时僧众要诵《宗喀巴大师颂》等相关经文,并有长号等法乐伴奏。十月廿五日这天,拉卜楞寺的经堂、佛殿全部开放,并置换了新的供品,僧俗群众拿着酥油盒、糌粑、藏香、柏枝,络绎不绝地走堂串殿,煨桑焚香,添油叩首,顶礼膜拜,转经轮。夜晚,全寺经堂、佛殿、囊欠等建筑物上都点燃佛灯,若登山眺望,满眼是灯的世界,犹如九天之上俯视繁星,静穆而灿烂,真真的奇观!寺内佛灯竞燃,香烟缭绕,朝拜者如织。

在燃灯节前几天,藏传佛教的信徒们就开始做酥油灯。

点酥油灯为民祈福摄影by王培源

宗喀巴本名洛桑扎巴,1357年出生在青海宗喀地方。16岁时从青海到西藏师从萨迦、噶举等教派高僧,潜心修行、精研佛法,15世纪初创建藏传佛教格鲁派,1419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在甘丹寺圆寂。

燃灯节是为了纪念佛教改革家,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逝世而举行的活动,于每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举行。这天凡属该教派的各大小寺庙、各村寨牧民,都要在寺院内外的神坛上,家中的经堂里,点酥油灯,昼夜不灭。

擦拭酥油灯碗摄影by宋海鹏

在燃灯节前几天,藏传佛教的信徒们就开始做酥油灯,寺庙里的喇嘛每个人都要做三十盏以上的酥油灯。到了燃灯节的晚上,家家窗台上放满了酥油灯。藏族好友贡布说,窗前放多少盏灯也是有讲究的。藏族人观念里,单数的数字有吉祥之意。所以,酥油灯盏的数量都是单数。

冬季的夜晚,拉萨气温很低,但从下午开始,大昭寺和八廓街就陆续被酥油灯装点起来,有多少盏呢,几乎每个窗台都有,临街的不临街的,数也数不清。它们闪闪烁烁的等待燃灯节月朗星稀的夜晚,竭尽全力用一簇簇小小火苗温暖着清冷的空气。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一齐被点亮的酥油灯格外耀眼起来,从八廓街、大昭寺广场散发出的光芒,几乎将拉萨夜空照亮。朝圣的藏族同胞身着盛装接踵而至,摩肩而行,广场上的人流像一条巨河,顺八廓街缓慢流淌,使街道变得渐渐难行起来;桑炉被点燃、特殊香气的桑烟飘向夜空,夹杂着喃喃的诵经声和激昂的“拉—索”口号……这一晚任谁来到大昭寺广场,都会被这场景惊呆,继而汇入人流,在八廓街至少转上一圈。

傍晚时分,环绕大昭寺的八廓街上桑烟袅袅,来自四面八方的信众口中念念有声,以转经的方式祝愿祈福。大昭寺金顶四周摆满酥油灯。​

晚上八点钟,大昭寺门前,水泄不通。法号,法螺、金唢呐声响起,僧人们在道路两侧、佛塔周围、殿堂屋顶、窗台、室内佛堂、佛龛、供桌等以及凡能点灯的台阶上,点上一盏盏酥油供灯,并在佛堂内供一碗净水,灯水相映,把佛塔、殿宇、佛堂、屋子照得灯火通明。特别是大昭寺寺顶围墙上那一圈圈闪闪烁烁、连成一片的酥油灯光,远远眺望,那一盏盏排成一字形或宝塔形供灯犹如繁星落地,把夜空照得通亮。此时,信徒们齐声唱起经文,悼念者宗喀巴大师。我不懂藏语,但却能感受到一种空前绝无的肃穆,与庄重。而此时的理解,只需用心,而不是语言功能。“咒语是一些神圣的声音,一些听觉符号。它没有具体的含义,但是像音乐,诗歌的音调,韵律一样。能够唤起内心深沉的感情,超越思想,以及日常语言的日常形状。对于入门者而言,以一种非产直接,坦诚的方式背诵真言。能够唤起内心中潜在的力量。而对于其他人,它依然处于一种神秘状态。若没有充分的准备和精神状态,只背诵咒语也无济于事。因为咒语的声音,不仅仅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这种真言必须在意念里产生,让心灵倾听。”

摄影by周健

转经的人潮如滚滚波涛,涌流向前。信徒手里的经筒飞转,诵经声嗡嗡不绝。大昭寺周边的煨桑炉,白烟蒸腾,直升夜空。许多人将大把的柏枝投入炉中,并对着大昭寺或天空念道“拉---索罗!”每当这高呼升起,气氛会变得格外的热烈,人群中不分男女老幼,都会仰面向天,喊出这震撼人心的声音:“拉---索罗!”

还有人往煨桑炉中倾倒酥油等物。大型节日中,还要向炉中放神佛很喜欢的“三乳”(乳汁、酥油、奶酪或酸奶)和“三甜”,还要往炉中撒炒熟的青稞。貌似神佛和人一样,过节的食物必须是充足丰盛的。听说,这是温饱不保的年代里,人们留下的一种过节习惯:没有一个节日,是不与吃连在一起的。燃灯节的特殊食物是“藏粑面粥”,用糌粑面(即青稞炒熟后磨成的面)、茶叶末和少量盐巴等煮成的粥。据说以前有的小喇嘛在燃灯节时,坐在屋顶与老喇嘛一起念经,时间太长,肚子饿了,不由地想起燃灯节的美味,于是把经文念成了“酥油灯供在屋顶,粑面粥煮在锅底”。

在藏传佛教中,灯供和火供具有与施舍一样的功德。点燃一盏酥油灯,也就点燃了自己内心的智慧。佛教密宗有“五供”:涂香、供花、烧香、饭食、灯明。“火供仪轨”的精神意义,可以用一句藏族的古话来理解,“如果不能完全舍弃自我,就超越不了无尽的苦难。同样,不点燃熊熊烈火,就无法中断一切煎熬”。

在燃灯节初期,一世班禅克珠杰在日喀则,因酥油灯不敷使用,而使用牛蹄壳加上脂肪油做灯,工序简单且环保。从那时开始,在藏族地区,凡有人家处,皆会做牛蹄灯。而如今,随着商品日益市场化、全球化,牛蹄灯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器物。

事实上,燃灯节在一定意义上,已慢慢变成了藏地纯粹的灯节,本来的含义已有所淡化。现代化的进步,商品日益市场化,全球化。许多小朋友像内地的孩子们一样,在燃灯节提着各式灯笼,萤光棒,到处游玩。而在燃灯节初期,一世班禅克珠杰在日喀则,曾因酥油灯不敷使用,使用牛蹄壳,加上脂肪油作灯。工序简单,且环保。从那时开始,在藏族地区,凡有人家处,皆会做牛蹄灯。似乎已经没有人制作这种灯。时代的发展,改变我们生产方式的同时,亦更新燃灯节的一些具体内容。换一种形式的存在,是一种进入商品全球化,现代化的必然。但是我们必须警醒,这一表面形式的改变,那么,看不见的内在呢?是不是也处于一种量变的进程?只是我们还未察觉,还不自知。确实,一个时代的发展,生产资料,生产方式会随之进步。也许有些人会说,随着西藏进入现代化的步伐,与时俱进是应该的。需要如此刻意保留一种过去的玩物么?牛蹄灯,不过是一个代表过去的具体器物,迟早会遭到人们的更新与淘汰。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