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楼巧断流水智取明尼阿波Liss,达卡战争

作者:新闻动态

刘亚楼与陈长捷属福建同乡。一个为闽西武平人,一个为闽东闽侯人。然而道不同不相为谋。1948年12月到1949年1月间,当天津上空战云密布时,两大营垒的对决没有让这对老乡涕泪相见,而是让他们彼此走上大规模城市攻防战的厮杀擂台。

天津战役

1949年1月,刘亚楼担任平津前线司令部参谋长兼天津前线总指挥,指挥天津攻坚战役。

刘亚楼,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平津前线指挥部总指挥;陈长捷,国民党天津城防警备司令部中将司令。到1949年1月10日,在东北野战军完成了攻击天津部署之时,决意对天津坚守的陈长捷也完成了该城的所谓“大碉堡”化。他清除了外围阵地前1000米以内的树木和房屋,使天津城外出现无任何遮挡的无人区和开阔地带,又布下4万颗地雷,并在市内各主要马路中心、胡同巷口赶筑起380座巨大碉堡、在一些高大建筑物上修建起强火力据点;另一方面,他又根据天津为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白河和运河等9河的下梢、水系居多的特点,抓伕10万环市挖了一条宽10米,深4.5米,全长45公里的护城河,河内侧筑有土墙,墙高5米,上设电网,每隔20至30米就有一碉堡。为防止河水冻结,他还派人每天在河面上打冰以避免河面冰冻。陈长捷扬言:“天津的城防固若金汤,守半年绝无问题。”

1949年1月,在平津战役中,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对国民党军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城市攻坚战。

对于平津战役的津、塘方向,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军委原计划先攻塘沽,后打天津。后经刘亚楼调查,塘沽东面靠海,其他三面为水渠、盐池,不能对敌形成包围,也不便大部队展开。而且北平、天津国民党军有突围的危险,他建议以少数兵力监视塘沽,集中兵力先打天津。毛泽东批准了这一建议。

自“毛遂自荐”担任解放军天津前线司令员后,刘亚楼经过实地勘察研究认为,攻取天津必须解决两大障碍:一是堡垒,二是护城河。对于堡垒,他主张集中优势兵力、运用分割战术,分片打乱敌部署后,实施“硬骨头后啃”。对于护城河难题,尽管他多次冒着砭骨的寒风在野外察看水流的来源和走向,却始终找不到彻底解决的良策。

天津是华北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与军事要地,东临渤海,位于海河水系五大河流——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北运河、南运河的会流处,地势低洼,易守难攻。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指挥华北“剿总”第86、第62军等10个师及地方部队共13万人,防守天津。全市分西北、东北和津南三个防守区,城内外筑有永久性大碉堡380余座,以此为核心,构成碉堡群;环绕全市有一条宽10米、深4至5米的护城河,水深约3米;护城河以外设有数道铁丝网和鹿砦,周围埋设数以万计的地雷;护城河两岸还筑有土墙,每隔30米左右修碉堡一座。陈长捷自恃“大天津堡垒化”,企图长期固守。

国民党傅作义集团的陈长捷率13万人防守天津。陈动用10多万民工环城开挖宽10米、深3米的护城河,每天派人穿河砸冰。有这些防御工事为后盾,陈长捷十分自信,妄图“创造战史的奇迹”。为尽快促成傅作义放下武器,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命令东北野战军3天内攻下天津。天津战役总前委书记林彪限定48小时。刘亚楼表态出人意料:“30个小时内保证把陈长捷吹嘘的‘天津大堡垒’打个稀巴烂!”

一天,刘亚楼在要求各纵队的师长分头察看地形的同时,自己也带着一纵2师师长贺东生驱车数十里,来到津南的独流镇向当地群众做深入寻访。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这里,他从一位放羊的老汉口中得知,马厂附近有一道碱河水闸,由于国民党军去年关死了该水闸,使得碱河水经南运河而流入了护城河,再由护城河流入海河东泄入海。这一发现让刘亚楼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惊喜。他兴奋地对贺东生说:“你马上派部队打开碱河水闸,让南运河水流顺势折返,进而降低护城河的水位。”

遵照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及中共平津前线总前委命令,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指挥野战军主力5个纵队22个师和特种兵司令部之炮兵、坦克、工兵等,共34万人夺取天津。同时以1个纵队位于军粮城地区监视塘沽,并准备截歼天津突围的国民党军队。

依据林、罗首长的意图,经过周密的侦察和思考,刘亚楼在1月4日的高级将领会议上,定下作战方针:“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先吃肉后啃骨头。”1月13日,兵临天津城下。此前,刘亚楼敦促陈长捷率部放下武器。陈长捷派天津市参议会4名议员出城,声言与解放军和谈。刘亚楼一看即知敌军企图借机探听虚实,拖延时间。他将计就计,故意在城北接见敌人谈判代表,造成我军攻城指挥部设在城北的假象。

由于来水被切断,天津护城河河面一夜之间便结了厚厚一层冰,护城河顿时成了摆设,陈长捷苦心经营的一道屏障就这样轻易失去了作用。刘亚楼风趣地说:“陈长官曾扬言护城河可抵数万精兵,现在它还不如一道堑壕,就让这位长我14岁的同乡望河兴叹吧!”

3日,东北野战军攻津各纵队对天津外围据点发起攻击。4日,攻克天津东南曾新窑、万新庄;5日,攻克张八坟、灰堆镇;7日,攻克东局子、李士庄、赵家坝、凌家庄;8日攻占丁字沽、王串场、四合窑、范家堡;9日,攻克王顶堤、安徽义地、北新庄,10日,攻克吴家咀,12日攻占浙江公墓、广东义地、姜家砖窑。至13日,扫清天津外围全部据点,共歼灭国民党军4700余人,形成对天津城的严密包围。同时,刘亚楼曾同国民党天津市参议会组成的代表团举行谈判,劝天津国民党军放下武器,和平解决,并限令13日24时前答复。陈长捷明知天津难守,仍拒绝解放军的条件。

陈长捷无意放下武器,谈判无果而终。刘亚楼为加深敌人的错觉,说:“咱们再加加温,从城北放它几炮,让陈长捷坚信我们从城北进攻。”刘亚楼声东击西的计策迷惑了对手。陈长捷把主力一五一师从城中心调往城北,加强了城北的兵力。14日上午10时,刘亚楼下达总攻命令。总攻发起后仅十几分钟,突击部队就打开了突破口,迅速在东西南三面九个地段突破城防,仅29小时,全歼天津13万守敌。陈长捷被俘时如梦初醒,大叹上了刘亚楼的当。天津战役创造了“天津方式”,成为我军历史上最为干净、利落、精确的城市攻坚战。

总攻发起前,在刘亚楼的动员下,广大指战员献计献策,有的部队土法上马,自制出了适用于强渡护城河冰面的苇笆桥、木板桥和云梯等简易实用的渡河器具。刘亚楼又组织战前现场架设表演,让各部队学习推广。这样,陈长捷打出的城防护城河牌在我强大的人民军队面前已是不足为虑的一张死牌了。

14日上午10时,东北野战军攻城部队,在上千门火炮及坦克、工兵协同下,采取“东西对进,拦腰切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的作战方针,发起总攻击。由第1、第2纵队编成的“西集团”,从天津城西小西营门南北地段,由西向东突破,由第7、第8纵队编成的“东集团”从天津城东之王串场、民族门地段,由东向西突破。11时,东西两集团突破城防,冲入市区。13时,由第9纵队及第12纵队1个师编成的“南集团”从津南尖山子突破,由南向北攻击。15日5时,东西两集团会师金汤桥,将守军分割成南北两大块。10时攻占核心据点海光寺,摧毁天津警备司令部。据守天津北部的第62军第151师陷入绝境,被迫放下武器。从总攻开始经过29小时激战,至15日15时全歼守军,俘虏陈长捷。

1949年1月14日10时整,随着3颗信号弹腾空升起,天津城总攻开始。在炮兵、装甲兵、工兵等多兵种密切协同下,我军各部队从东西两个主攻方向及南北各助攻、佯攻方向,共11个突破口同时展开攻击。在护城河一线,随着一道道苇笆桥的铺设,我攻击部队迅速越过护城河障碍,随之突破了敌第一道防线。经过后续的直插猛进和逐点攻克,29个小时过后,天津城守敌13万人全部被歼,无一漏网,陈长捷也被生擒活捉。

此役,人民解放军以伤亡2.3万人的代价,取得歼灭国民党军13万余人与占领天津的胜利,为和平解决北平创造了有利条件。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